坏脾气小白

我们一起喂喵吧


有段时间穷得要当裤子。
一天早晨饿醒了,气急败坏拿起手机把天猫京东亚马逊购物车里的东西全删了。
家里挖地三尺,唯一能吃的貌似是花小贱的口粮。
嗯,这款六种鱼口味的味道怎么样啊?我拿着那只剩半袋的粮草装模作样的问花小贱。
滚,我知道你想偷吃!花小贱一眼看出我的心机。
喵的,把屎把尿把你养这么肥,吃你一口喵粮你也这么大意见?
不行,就剩这点不够我塞牙缝的。
你那是牙缝还是门缝啊,这么大。商量一下,就吃一点,明天我买一大包给你,五公斤装。
滚,我早翻过你钱包了,里面一张毛爷爷都木有,买个P口粮。
说到这,正想和你打个商量,这个月我们换换口味,不吃渴望雪山了,换皇家可好?你看名字多高大上,一看就是名牌。
滚!那个流浪喵都不吃。不换!
不换就给你断粮!不信治不了你了。
断粮也不换!花小贱站在书柜顶上怒目而视。
我不光断你粮,猫砂也不给你换了!
喵!不换就不换,你别后悔!
十分钟后我就后悔了,这货在沙发正中贡献了一坨热的。
你下来,我打死你!
你上来,我让你打!
喵的,当初为什么把书柜做这么高!
你下来,我们好好商量。
滚,我才不上当,有种你上来!
我丢了电蚊拍,嚎啕出门。

一边走一边琢磨着该找个工作了。
抬头发现走到了省博。
才在长椅坐下,草丛后面探出一只喵头,然后又一只,一会儿全出来了,绕着我喵喵叫。
今天没带你们的口粮。你们看我像请得起客的吗?
它们不理,继续昂着头对我喵呜。
早知道从前就不喂你们了,一群白眼狼,这么落魄你们也不安慰我一下。
突然几只一溜烟全跑了,一看,全撒着欢扑向走过来的一个女孩。
我用三秒钟给女孩做了个全身扫描,嗯,能打七分。
看到女孩蹲下来,从包里掏出一罐猫粮的时候,我又加了一分。
八分妹纸现在可少见,有杀错不放过。
我走过去对妹纸说:你好,我手机出了点问题,你能帮我一下吗?
什么问题?
我满脸真诚的把手机递过去:
很严重的问题,你的号码不在里面。
她翻了个惊艳的白眼:如果我的号码在里面,那就不是你手机有问题,是我的审美观出了大问题。
喵的,现在的妹纸都是这么毒舌的吗?
我正搜肠刮肚准备换个搭讪姿势。
妹纸说话了:它们都不怕你哦,你也常常喂它们?
是啊,可惜现在我连自己的喵都快养不起了。
想起迫在眉睫的生存还是死亡的问题,连把妹的心都冷了。
我心事重重的走了,临走时互相礼貌的说了再见。

结果很快真的再见了。
过了两天,我终于通过流浪喵保护者的QQ群找到了一个宠物店店员的工作。
挺适合我的,我挺开心。
花小贱这货比我更开心。因为员工价买喵粮特别便宜,这货可以常常换口味了。
宠物店规模很大,老板就是流浪喵保护者QQ群的群主。所以这家店和别的宠物店有个不同点,它收容流浪喵。
常常会有爱喵的人捡了流浪喵送来,我们会照例清洁除虫,打预防针,然后发布详细信息,等待喜欢的人来领养。
有时候也有人把自己养的喵假说是流浪喵,送到店里来。
我很讨厌这样的人,这只是换了一种方式的遗弃。
有一天正在和一只闹绝食的喵商量换口味的问题,这货油盐不进,想着带花小贱来教育它一顿。
这时候店门开了,她提着一个航空箱站在门口。
午后的阳光从她身后照进来,她全身都泛着温暖的光。
我屁颠屁颠跑过去,是你啊,我说我们会再见的嘛。
她有些吃惊,却没什么喜悦,看着心事重重的样子。
听说你们店里可以收容流浪喵……她欲言又止。
是啊,你带来一只?
她从航空箱里抱出一只胖胖的美短。
我擦,有品种的也有人丢。我一边接过来一边愤愤不平。
她笑了一下,很勉强。
喵很乖的在我怀里,眼睛却一直看着她。
香喷喷的哦,嗯,我猜是克里斯丁森的香波……你给它洗过澡带来的?
是啊,她不看我的眼睛,我养了两天,家里实在没法子养……所以就送来了。
她要走的时候,喵在我怀里挣扎,喵喵叫着。
她回过头,眼泪一下出来了。
我立刻全都明白了。
我把喵轻轻又紧紧的搂在怀里:把它的名字告诉我吧。
它叫鱼丸。她说,然后嚎啕大哭。
对不起,对不起……她一边哭一边说了无数个对不起。
她哭起来挺好看的,但是我还是把评分降了三分。
我对她说:鱼丸交给我了,以后,你别来了。

鱼丸很乖,但是很快就被花小贱带坏了。
两货合伙祸害了我的亚瑟士。
喵的你们要捣蛋就专注点对着一双捣蛋也好啊,好家伙专拣左脚的糟蹋,两只右脚我怎么穿?
当我沮丧的穿着拖鞋去省博喂喵的时候,又看见了她。
她蹲着喂喵,一边碎碎念说着。
你慢点吃,别欺负大头啊,哎,鱼丸也和你一样护食呢,也不知道它在别人家里会不会吃得好,人家对它好不好呢……
我想说那货吃得可好了,每天肚皮溜圆躺在我键盘上午睡。
本来对她的怒气突然消失了大半。
抬头看见了我,她局促起来。
哎,我在她旁边坐下来,你这么爱喵,为什么要离开自己的喵呢?
我谨慎的用离开代替遗弃。
她不看我,低头看着那些吃得拱来拱去的喵们。
一滴眼泪落在草地上,又一滴。
我男朋友不喜欢鱼丸。我们要结婚了,他不让鱼丸住进新装修好的房子里。
渣男。我心里说。
我不肯放弃鱼丸,我养了两年了,它很乖,我最苦最孤独的时候,都是它陪着我。
可是你还是它喵的放弃了。我心里说。
他爸妈找我谈话,说以后要小孩也不能养喵,喵咪会传染弓形虫导致流产。
屁话,家养的喵又不吃生食,去哪儿变弓形虫?我忍不住说。
可是,他问我结婚和鱼丸,哪一个重要?
废话,当然是鱼丸了。我这句没说出口。
所以你选择了结婚,放弃了鱼丸。我冷冷的说。
对不起,对不起。她捂着脸,眼泪从指缝里涌出来。
不是对我说对不起,该对鱼丸说。
你知道吗?每当家里有人来,鱼丸都会兴高采烈的跑到门口,可是每次都很失望,然后很久不吃东西。我猜,它希望门打开,出现的是你。
你养了鱼丸?她惊喜的看我。
两只喵都快把我吃穷了。
我想把它接回去,她说,我这几天一直一直这样想。
那你未婚夫怎么办?你还要结婚呢。
她愣住了,喃喃说:是啊,怎么办呢……为什么一定要选择一个呢?为什么不能两个都选择呢……
为什么一定要和一个不那么爱你的人结婚呢?我说。
她恶狠狠瞪我,你怎么知道他不爱我?
如果是我,我全心全意的爱一个女孩,我会去爱她爱的一切。而不是逼着她去放弃自己爱的东西。
她吓了一跳似得看我,我打赌她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世界那么大,你一定要在几亿人里面选一个讨厌猫的人共度一生,真是难为你了。
可是……她又陷入彷徨,车子房子都买好了……
擦,你是嫁给心爱的人,还是嫁给车子房子?
我站起来对她说:你放心,我会照顾鱼丸一辈子。可是我不能保证它永远快乐。真正的快乐,不是丰衣足食,是一辈子和最爱你的人在一起。
走了很远,还能听见她依稀的哭声。
迎面走过来的人都怀疑的看我,想着是不是我欺负了人家。
突然想起和朋友抱怨用手机搭讪这个办法太失败。
朋友说不可能啊,人家都试过很灵的。
然后问我,你递过去的是什么手机?
我把屏幕龟裂的小米拿出来给他看。
他嫌弃的缩手不接,说现在你知道原因了吧?

又过了一段时间,朋友找我一起合伙开奶茶店,知道我是穷逼,让我技术入股。
很感激他,他明知道我的技术是给狗狗剪发型给喵咪洗澡,开奶茶店根本用不上。
于是辞了宠物店的工作,专心去筹备奶茶店。
周末的一天,好容易休息下来,想着很久没去省博喂流浪喵了,于是带了一大包兴冲冲跑去。
正蹲着给喵们一个个点名呢,一个声音在后面大叫一声差点没把我吓趴下。
是她,穿着一套粉色的运动衣,神采飞扬。
终于找到你了!她兴高采烈。
你想干嘛?我护住胸前,我不是个随便的人。
她又翻了个惊艳的白眼:我知道你随便起来不是人。
结婚的人不能说话这么不检点,我说。
我没结婚。
额,为什么?
因为你啊!
在我激动了两秒钟以后,她接着说:因为那天你劝我,我回去想了很久。你说得对,不该放弃自己最爱的,也要和最爱的人在一起。
擦,说话大喘气不是好习惯。
那现在呢?一个人?
是啊,一个人,不过很快就不是啦!她侧头微笑的看着我。
我的小心脏又激动的乱跳起来。
我想向你把鱼丸要回来,有鱼丸陪我,我就不是一个人啦!
妹纸,你语文老师怎么教你写作断句的啊。我欲哭无泪。
这样啊……我说,也好,少一份口粮,我终于可以吃得起肯德基了。
家门一打开,鱼丸就和炮弹一样冲出来,准确扎进她的怀里。
一人一喵抱头大哭。
走得时候,我唠唠叨叨:这款牛油果是鱼丸最爱吃的,我试了好几种,它最喜欢这种,这个玩具也带回去给它吧,它每天抱着睡觉……它最近有点拉稀,我猜可能是偷喝鱼缸的水了,你要注意观察……这个梳子梳毛它最喜欢,你也带着……
她抱着鱼丸看我,红了眼眶:你真好……
好嘛,都开始发好人卡了,我沮丧的想。
鱼丸这货基本翻脸不认人,走的时候都不怎么看我。
我看着一人一喵穿过人行横道,走到对面街,然后她们停下来,用力和我挥手告别。
我忍着没挥手,那也太矫情了。
哥也很忙的好不好,还要去给花小贱买口粮呢。
走过一条街,街边公园里传来喵喵的叫声。
停下来看,一个长发披肩的妹纸正拿着喵粮招呼几只喵过来大快朵颐。
摸了摸口袋里刚刚换了屏的小米,我大步走过去。
哎,你好,我手机出了点问题,你能帮我一下吗?
…………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