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脾气小白

父亲的童话

我想和老爸一起看一遍《大鱼》。

之前做栏目专题的时候,写了一篇稿子《八部电影,带你看清父亲的模样》。

里面有一部我最喜欢的,就是《大鱼》。


一个小时三十分的电影,可能是蒂姆波顿最梦幻的一部,没有《剪刀手爱德华》的凄美,没有《无头骑士》的黑暗,它甚至不像是波顿的作品,一点儿也不哥特一点儿也不惊悚。整部电影美丽得像一个完美的童话,嗯,它的确是一个父亲给孩子勾画的童话。

《大鱼》讲叙了一个喜欢不停地讲述自己故事的父亲和一个在寻求父亲故事的儿子。

父亲喜欢向儿子描述他的一生,在他的口中,一生中发生的一切都像一个浪漫而惊险的童话故事。

怪诞的出生方式,童年夜访女巫从而知道了自己将来如何死去,少年时代成为伟大的橄榄球手在最后一秒为球队赢得了比赛,从火中救出了小狗,遇见了巨人并且和他成为了朋友,在一个老板是狼人的马戏团工作,勇闯幽灵镇,参加朝鲜战争救出了双头美女……

最惊艳的是他遇见心上人的那一刻,时空突然停滞,万物静止无声,他慢慢穿越时空的阻隔,向她走去,那些定格在半空中的爆米花被他轻轻碰落。


儿子听着这样的童话长大,从童年的心迷神醉慢慢变得轻蔑和猜疑。

就像彼得潘长大就不再会飞翔一样,孩子长大了,也就不再相信童话。

可是父亲依然坚持述说他的奇幻冒险,哪怕他的每一次讲述都被儿子认为是夸夸其谈胡说八道。

儿子觉得父亲真的不可理喻,明明是个平凡的普通人,为什么要用各种奇思怪想把自己塑造成为一个传奇?

当父亲在亲朋面前一次次说起那些传奇,儿子只觉得尴尬,厌倦,还有恼怒。别人指不定背后怎么嘲笑呢,肯定的。

于是一场争执后,儿子摔门而去,再不往来。

可是,当儿子也成了父亲,当时间流逝让他一点点更加了解父亲。

为他接生的医生告诉他,关于他的出生有两个版本。

其一,当他出生的时候,父亲正在外地无法赶回来,儿子降生的那一刻,他不能守护在身边,成了他最大的遗憾。

其二,儿子出生那天,为了个儿子准备礼物,父亲决定去捕捉河流中最神奇的鱼,他用结婚戒指做鱼饵终于引得那只大鱼咬钩,可是大鱼却把戒指吞了下去,他用尽全力才重新夺回了戒指,于是决定用这个戒指作为礼物。

然后医生问他:你喜欢哪一个版本?如果是我,我选第二个。

我当然明白这个世界的残酷和灰暗,冷漠和苦痛,可是,那不是我想要给孩子的世界。

小时候,你相信这些童话。长大了,我希望你心里能用那些美好的童话抵御困难和悲伤。


在我们的孩童时代,父亲是无所不能的神,他有力的臂膀能把我们高高抛弃,宽阔的脊背能扛着我们看满整场演出,青青的胡茬会在亲吻我们的时候微微刺痛我们的皮肤,他会说世界上最好玩的童话故事,他知道老虎狮子打架谁能赢他无所不知……

然后,我们长大了。

父亲慢慢老了。

从仰视变成平视,甚至俯视了。

万能的光环逐渐退却了。

我们有点害怕的发现,原来在现实面前,父亲也有时候那样无能为力。

面对世界的时候,他一样有困惑和烦恼。

于是,不再甘于听从。

于是,开始争执。

我们开始觉得自己变得比他更强大,更聪明。

我们开始背离他为我们预设的道路。

叛逆和抵抗,童话与谎言。

在很多年后,我们才发现自己愚不可及。


电影的最后,儿子终于明白了父亲,他为父亲童话般的一生续写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这是一部温柔的电影,连最后的生离死别都是温柔的,不心疼不惊慌不狂喜不忧伤,因为这是一个父亲给孩子的童话。

他在漫长的时光里默默坚持着书写这个童话,在儿子长大背离的时候,也不放弃。

他耐心等待着,等待着,直到儿子回返。

直到儿子终于明白,终于懂他。

对于儿子来说,崇拜—猜疑—领悟,这个过程也许很漫长,

可是它终究会来到。


就像穿越茫茫尘世的旅人,当繁华落尽,歌止声歇,笙箫沉默,天空云散月隐,漫天的星光显露出来,闪闪烁烁,无边无际。

那一刻,你会觉得,

你明白了整个星空,而你却无法言说。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