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脾气小白

翻朋友圈,看到一个朋友发状态,九宫格的照片,照片里快乐灿烂。于是在下面评论:三年了,终于走出来了吗?
他隔了很久回复:人间久别不成悲。
短短几个字,我看了好久。
姜白石在词里写: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
写这首词的时候,是在一个元宵的夜晚,他午夜梦回,想起二十年前爱恋的一个人儿。
这么多的岁月过去了,我早已不再借酒消愁,也早已不再为你写那些思念的诗句。我开始了新的生活,每天忙忙碌碌,闲时就走马观花吟诗作赋,偶尔也纵情声色长歌当哭。
除了每次写字,写到属于你的那三个字的时候,我的笔会微微一顿,在纸上颤出一个小小的墨点。除了听到旁人说起你家乡的名字,我会发一会儿呆。
我真的再也没有悲伤,再也没有思念过。
岁月可以抚平一切,就像熨斗压平宣纸上的皱褶一样。
前些时候,我写了首词,里面有一句:少年情事老来悲。
其实我错了,哪儿还有什么悲伤呢。
这么多年过去,我早就习惯了没有你的日子。
人啊,一旦离别久了,就会忘记对方的长相,忘记对方的喜好,忘记了你眼睫下那颗小痣,忘记了你爱吃的山竹,甚至忘记了曾经念兹在兹的那个名字……

人间别久不成悲。
嗯,我把这张照片送给我的那个朋友,
也送给自己。

我一直以为最糟糕的情况是你离开我。其实最令我难过的,是你不快乐。
——《怪物旅社》

今天的日签壁纸,好想知道你会不会把它设成你的手机壁纸。

一早起来,外面下着雨,气温降了十度。
在羊蹄甲树下架起相机的时候,雨渐下渐大。一手撑着伞,一手扶着独脚架,雨打在肩膀很凉。
可是镜头里的花儿真美啊。
背着设备回去的路上,一只柯基淘气的从避雨的屋檐下窜出来,对我吐舌头。
路上的积水里飘着落花,踩下去泛起的涟漪让它们轻轻漂荡。
突然想起收藏过的一段话:
“其实我不用看到你的脸才能喜欢你,也不用听到你的声音,不用知道你有什么消息。我所知道的是,在生活中不多见的闪光的时刻我会想到你,烟花升起来,雪落下去,人们围上来拥抱我,这样的时刻。我猜你和世界上所有的美好连在一起。所以我想尽量去看一些好的东西,这就是我喜欢你的方式”

这是我爱你的方式,这是我爱这个世界的方式。
你好吗?
我很好。

知道你会看见的,
今天是愚人节,
送你一张我给频道公众号做的小卡片,
我也只能送你一张小卡片。
其实我还想送你一套我做的明信片,
可是我只知道你的城市,却没有你的地址。
嗯,知道你一直在网络的那端记挂我,
哪怕我从来没有给你回应。
我知道那年沉没的时候,你企图打捞我。
可是我拒绝了。
因为我还是那个固执的傻瓜呀。
知道你都好。
我也很好。
也许还沉没在黑暗的河底,
但是终于能看见彼岸的阳光了。
如果有一天,
我能独自靠岸。
我想我会去看你,不过不会让你知道。

我很喜欢你。
愚人节快乐!

偶然又翻三毛的《送你一匹马》,里面有一句这样写道:爱和信任,爱与尊重,爱过多时,便是负担和干扰。
很迟才明白这个道理,从前爱的时候,只想爱的不留余力,好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万事都需要一个平衡点,少了,你的爱就变得淡漠,超过了,给自己和对方带来的,只是困扰和负担。
所以有句话想想也很有道理:爱一个人永远不要超过爱自己。
爱的恰到好处是知情识趣,爱的不顾一切的时候就是卑微自贱了。
嗯,听过无数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因为,我就是那个不顾一切去爱的家伙啊。

黯然销魂


第一次读到“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这句,是在金先生的《神雕侠侣》。

书中写道:

“杨过自与小龙女在「绝情谷」分手,武功日长,数年之后,除了内功循序渐进外,别的无可再练,心地方中思念小龙女,渐渐形销骨立。

一日在海边悄立良久,百无聊赖之中随意拳打脚踢,轻轻一掌便将岩石打得粉碎。他由此深思,创出一套完整的掌法,出手与寻常武功大异,厉害之处,全在内力。

他将这套掌法定名为「黯然销魂掌」,取的是江淹《别赋》中那一句「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之意。”

第一次读的时候大约初中,只觉得这套掌法的名字很拉风,施展出来的时候,黄老邪赞不绝口,周伯通甘拜下风。最后在万军阵中,一招“穷途末路”,接一招“行尸走肉”,秒杀了超级反派金轮法王。

可是为什么当杨过把十七式的名字一一报给周伯通听的时候,旁边的郭襄却听得泪流满面呢?

当时的我不明白。

今天偶然又翻神雕,随手又翻到这一段。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突然就明白了。

「黯然销魂掌」共有十七式,分别是:「六神不安」、「杞人忧天」、「无中生有」、「望穿秋水」、「徘徊空谷」、「力不从心」、「行尸走肉」、「魂牵梦萦」、「倒行逆施」、「废寝忘食」、「孤形只影」、「饮恨吞声」、「心惊肉跳」、「穷途末路」、「面无人色」、「想入非非」、「呆若木鸡」

这些成语都认得,也都用过。

可是当它们化为“黯然销魂掌”的时候,每一掌每一式,都能把你的心击碎。

1205年,16岁的元好问在赶考的路上遇见一个猎人,猎人说今日捕杀了一只大雁,另一只原本已经逃脱,却不肯飞远,在天空悲鸣不止,最后投地而死。元好问花钱买下了两只雁,把它们一起葬在了汾河边。当夜,他写下了那首著名的词:“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这首词后来金庸先生用在了神雕里,让李莫愁常常吟唱。

李莫愁是个彻底的反派,可是有时候却让我恨不起来。想起她的时候,我常常会想起她最后的结局,那焚身火焰中传来的凄厉歌声:“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以身相许?天南地北……”

黯然销魂者,在死别以后,余生只不过是个魂牵梦萦徘徊空谷的行尸走肉了罢?

欢乐趣,离别苦。

当一个人消失天际成了永远不解的谜,

当我们终于明白余生再也不复相见,

这时你该明白了,

为什么杨过会创出开心时候就施展不出的掌法,

为什么食神一夜白发,做出了那一碗黯然销魂饭。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记得你穿过的每一件衣服,
记得爱你的每一个瞬间,
记得生离时候的眼泪,
也记得死别那一刻的破碎,
记得思念你时候,心的柔软与温度。
余生不再有你, 我却变成了一个温暖的人。
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千言万语,见照如晤

你给我听好……
……
……
照顾好自己

我已经想不起你的脸
我也没有你的照片
时间它杀死了所有的从前
我们也没必要再去怀念

我把四季用来等你
你不必知道
不必来

今天循环的歌。

好生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微笑😊

显示更多内容